《孤女翻身:咸鱼也能当首富》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孤女翻身:咸鱼也能当首富

主角:方言乌景熠

简介:方言是个杀手
也是条咸鱼,名副其实的那种
一朝穿越成为孤女
方言只想说:真爽!
再也不用被人逼着执行任务了!
她舒心的田园生活开始了!
从此,
极品亲家欺上门?我打!
恶毒亲戚想害人?反手就是一个超级无敌大绿帽,绿到他怀疑人生
嚣张管家上门硬买她的火灵芝:“价格随便开!”
拿起匕首就是一……
等等!价格随便开?
方·财迷·言:“上帝,您请坐!”
某个躺在床上的重病王爷:“我才是上帝!!!”

孤女翻身:咸鱼也能当首富

《孤女翻身:咸鱼也能当首富》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8章 救救翠花

说完,拉着和她一起来的方彤母女,就要回家去。

可是原本愣愣跪在地上的方大喜,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往她面前一跪,“咚咚咚”一顿猛磕头。

“我去!你要干嘛啊!”

她连忙闪身躲开,这方大喜论起来,可是原主的堂哥。

她要是真受了他这个礼,折不折寿先不说,怕是没走到家,就要被村里人的口水淹死了。

方大喜磕的额头都见红了,可还是闷着张嘴,一句话也不说。

村子里的其他人看的也着急了:“你这倒霉孩子!你有什么事情你说啊!你这么傻跪着,能有什么用!”

“是啊!你这傻孩子,你娘现在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

“……”

身旁的婆子妇女们,一个劲儿的劝,可他就是不说话,就那么跪着。

这时候,一直在一旁看着没说话的颜大娘开口了:“大喜,把你娘背上,先来我家吧!”

说完,就让女儿和方言搀着自己,走向了回家的路。

方大喜见她松了口,压抑许久的两行泪,就那么直直地淌了下来。

他动作起来,倒是一点也不楞,先把躺在地上的牛翠花,扶坐起来靠在大柳树上,然后蹲在她身前,将他娘的胳臂穿过自己的颈部两侧,放在胸前。

一个巧劲,轻松就把半死不活的牛翠花背了起来,跟着方言她们的方向,消失在了全村人探究的眼神中。

自始至终,方铁柱和他的父母,没出现过。

就连村长,也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嚎了一嗓子,之后,也没人再去提起他那一家人。

方大喜跟着她们进了门,又在方彤的指引下,将人背进了方誉的屋子。

只是他又恢复了方才在村口的样子,跪在牛翠花的身边,一动不动。

要说这牛翠花也是真的抗造。

被方铁柱打成这个样子,还被丢在外面过了那么久,居然还能活到现在,也是牛。

她正感慨着呢,不想,在她后面进来的颜大娘,拿出来一块碎银子,“大喜,这钱你拿着,现在赶紧去镇上找个大夫回来看看。”

说完,就把那银子塞到了他怀里。

方大喜接过银子,一脸的纠结。

他害怕去了就见不到自己亲娘最后一眼,可他娘,要是因为他这一时的犹豫,失了救治的时机……

而且,现在这个环境也不是那么安全。

想到这,他又一脸防备地看了眼方言。

却不想,全被她看在眼睛里。

“看什么看!你怕我对你娘动手?”

“没,没有。”

“没有还不快去!”

方言凶巴巴的,引得颜大娘看了她好几眼。

方大喜这才动作起来,腿跪麻了,踉跄了两步,快速跑了出去。

方言看着他的背影,“唉”心里也是无奈。

明明他是方铁柱唯一的儿子,也是老方家,唯一的孩子。

可是根据原主的记忆,他在方家并不受疼爱。

尤其是他奶奶黄啊菊,据说从小到大,连抱都没抱过他这个孙子。

家里人平时一不顺心,就骂他和牛翠花出气,这也才养成了他木楞的性子。

想来他不敢带着牛翠花回家,心里估计也是知道,他娘现在这样,和他家里人脱不了干系。

颜大娘看她闷闷不乐,不说话,还以为她是不舒服自己将人带了回来。

“言言,我知道你心里对你牛婶不舒服。

可是今天,我要是不帮他,你堂哥他以后没了他娘的庇护,在方家怕是要被折磨死了。

而且,你堂哥小时候还救过你和彤彤,就是为了这份恩情,我今天也得收留他们母子。”

“大娘,我都明白。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方大喜那么不受铁柱的喜欢,明明他是唯一的孩子,而且还是个儿子。”

颜大娘无奈地叹了口气,“当年,你铁柱叔,也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英俊后生,你牛婶虽然操持家务,下地干活,都是一把好手。

可模样上,终究是差了些。

原以为日子久了,两人也就走到一起了。不曾想这么多年,你铁柱叔一直不甘心,对着她没好脸,连她的儿子也不管不顾。”

方言开始在脑子里回想,昨天看到的方铁柱模样。

一米六上下的个子,满脸横肉和褶子,头上虽然也戴着帽子,但是也掩不去他那岌岌可危的发际线。

整个就的一个猥琐的中年大叔形象。

恕她无能,方言还真想不来这人年轻时,能俊到哪里去。

两人在院子里聊得起劲,却不知道,门外一个动作猥琐的老头,在看见方大喜出了门后,扭头快步就走进了方铁柱家的院子。

这人,正是方大喜的亲爷爷,方力。

“老婆子!老婆子!大喜那臭小子出门去了!”

他一进门,就朝着屋子里面大喊,生怕邻居听不到似的。

这时,里屋走出来一个穿着棉布红袄,满头的银发用一根食指粗的金簪子固定夫人老妇,只见她一手拧住方力的耳朵,低声骂道:

“你个呆子,你是怕别人听不到吗?”

“哎呦,哎呦,”他先是疼得大叫了两声的,见自家媳妇不停加重力道后,才低声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媳妇儿,你放开,你放开吧。”

“哼!”

黄阿菊又重重拧了一下,才肯撒手,“进来说吧。”

方力一手不停揉搓肿胀发红的耳朵,跟在她身后进了门,小声说道:“那牛翠花进了颜如玉家里,现在大喜不在,正是咱们去把人接回来的好时候啊!

只要他娘到了咱们手里,那大喜那臭小子就翻不出去咱们的手掌心,到时候,咱们还不是想咋样,就咋样。”

黄啊菊听到他这么说,满意地点点头,可是一想,要不是这老不死的,半夜嘴乱突突,她又何必要行此一遭!

于是乎,充满了力量的右手,再次放在了方力的左耳上。

“哎!哎哎!哎哎哎!”

夫妻好好地“交流切磋”一番后,两人来到儿子的门前,黄阿菊柔声喊:“铁柱!是娘啊,你开开门。”

过了许久,才听见屋里“咔咔铛铛”一阵陶瓷和铁器滚动的声音后, 满脸血痕的方铁柱这才出现在她们面前。

原创文章,作者:福嘟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org/2014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