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林婉夏侯亦的小说叫什么?

林婉轻轻推开一条缝隙时,衣柜门却不和适宜“吱”的一声,在这个安静的更衣室里尤为刺耳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了
夏侯亦“……”
林婉只得尴尬地从衣柜里出来,“夏总……”林婉颤声道:“如果我说我只是走错地方了,你信吗?”
夏侯亦虽然脱得只剩一条底裤,但眼中没有一丝情绪,即使林婉盯着他胸口看,他依然坦然审视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婉,仿佛在审视一个嫌疑犯
眼神透着沉着而冰冷的光
林婉一时拿不准他是否生气了,又等了须臾,以为他不会回答了,才见他说:“你觉得呢?”
信了才有鬼了!

夏总的爱情救赎

《夏总的爱情救赎》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终于找到了

林婉赶紧跑过去,生怕是自己看错了。

“乖乖!乖乖!!”大声叫着,眼泪抑制不住大滴大滴往下淌,口罩都被打**。“你们跑哪去了?为什么不等妈咪?”林婉一把抱住儿子就哭。赶忙又推开问道:“小乖呢?小乖去哪里了?”

看不到妹妹,小男孩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妹妹想要气球,我叫她在这等我的,妈咪,对不起。”说着也跟着哭了起来。

她作为一个大人,一个母亲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孩子,怎么可以怪才5岁的哥哥没看好妹妹呢?

“别怕,别怕,是妈咪不好,我们找妹妹去。”林婉安抚了一下儿子就牵起手带他继续找妹妹。

妹妹有心脏病,林婉很害怕她一激动或跑着找妈咪和哥哥时犯病。

正待往下寻找时,商场广播响起“现播报一条寻人启示,5岁小女孩名叫林允诺,身高1米左右,在商场与妈妈和哥哥走失,请孩子家长到一楼服务台办公室找孩子……”

林婉领着儿子乖乖忙往一楼服务台去。

“别怕哈,没事,妈妈和哥哥一定会找过来的,不哭,不哭”一双布满皱纹的手有规律地轻拍着趴在她肩头抽噎的小女孩,轻声安抚着。声音里满是宠溺和慈爱,小姑娘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

两人刚刚来取给孙子准备的礼物,就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跟家人走失了,那可怜的小模样把两老的心都融化了。

“老婆子,我来抱,我来抱一下。”夏老爷子跃跃欲试,伸手就想抱过来。还美其名曰:“你年纪大了,别累着。”不想想他年纪其实比夫人还大1岁。

“我不累,我抱得动”老奶奶拒绝了丈夫的好意。

夏老爷子见意图败露,只能承认地说“那我也想抱抱嘛。”看着趴在老婆子肩头上还泪眼汪汪看着他的小宝宝,连抽噎都那么可爱,真真是要了老命了……

“小乖!”一个面带口罩的年轻女孩出现在门口,她一出声,小宝贝就赶忙回头,先是惊喜后是委屈“妈咪……”说着就向来人张开双手,老奶奶只得恋恋不舍地把怀里的小宝贝递过去,我还没抱够呢……

“下次不可以乱跑,一定要等妈咪和哥哥,知不知道。”虚惊一场,心终于落下来了。一边安抚女儿一边摘下口罩,拉过儿子连连给眼前这两位老人鞠躬表示感谢:“谢谢你们,实在是太感谢了!”

回去的车上,夏老爷子见老伴叹气“怎么?还想着呢?”

“能不想嘛,那么可爱,趴在肩头上那感觉……哎……”夏家人丁凋零,老两口都希望孙子赶紧成亲要小孩“他跟赵家那小丫头怎么回事?都谈了几年了,差不多该结婚了吧。”

“这我哪知道怎么回事。”

“老头子给小亦打个电话,叫他带上赵家的小丫头回来吃饭。”

昨晚爷爷奶奶打电话来叫他回去吃饭,还交代要带上一珞,夏侯亦就知道是“鸿门宴”。他找了个借口搪塞说赵一珞刚好没空,自己回去了。爷爷奶奶见他一个人回来难免有些失望。

按理说他跟赵一珞已经谈了5年恋爱了,也到了很合适的结婚年龄,虽然赵一珞从来没开口问过他,但他知道她也想结婚了。

赵一珞无论是家世、相貌、性格来说都无可挑剔,这些年他也只喜欢过这个女孩,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堵着心头,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娶她。爷爷奶奶很爱他,对他也很好,富饶的家世也给了他常人无法拥有的物质和财富,但这些都无法弥补他从小就缺失的父爱和母爱。

“夏总,《恰好是你》剧组的开机仪式10点举行,礼服是送过公司来还是现场那边?”助理小黄进来询问。

“到那边再换吧。”

“好的。”

林婉早早就赶到华鑫酒店了,《恰好是你》这部剧试戏成功,拿下了男主姐姐的角色。剧里的主要演员都陆续到场,工作人员正忙碌布置现场。

经纪人李姐交代她在这等,不要走远,怕等下找不到人。

“你好,我是张铎,剧里演女主哥哥。”张铎看林婉一个人坐着,便过来打招呼。

林婉赶忙起身和对方握手:“你好,我是林婉,剧里演男主姐姐。”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张铎24岁,是个说唱型歌手,参加了个音乐节目一夜爆火起来的。网上一度对他火起来的原因进行分析,说他靠的不是实力,而是出众的相貌。但是在这个圈子里相貌不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吗?林婉很少听这类型的歌曲,所以对张铎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

“这是我第一部戏,没啥经验。”像张铎这样歌手跨界成演员的比比皆是。“以后请多多指教。”

林婉也是个没什么知名度的小演员,指教当然不敢当“我也没啥经验……”

“我看过你演的《穿越之盛世唐朝》,演得很好。”

不容易啊,那部电视剧是她3年前演的一部古装剧了,总共就出现了十几个镜头,演的还是个丫鬟……但人家居然能叫出名字来,这恭维委实不易。

“这样呀,谢谢。”林婉只能接受。

“我们加个联系方式吧。”张铎拿起手机突然说道。

喂,要不要这么自来熟呀?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林婉也只能拿起手机加了对方。信息对话框跳出一个名为抗旨不遵的好友添加请求,林婉点了同意。

入口处进来一个人,“你好请问一下你们夏总的礼服放哪里?”一个服装店打扮的女孩问道。

“刘导,夏总的礼服要放哪里!?”

“放最里那间更衣室!”

“你跟我来吧。”场务员工把女孩带走了。

林婉思索片刻,起身对张铎道:“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间……”

更衣室里,林婉躲在柜子里蹲得脚都有点发麻了,但又不敢乱动,耳边还有一只蚊子嗡嗡嗡地绕着她脑袋打转,烦人得紧。夏侯亦平常很少见得到,他也不去餐厅吃饭,就算他去餐厅吃饭,她也没胆去扯他衣服,拜托,那可不是尴尬那么简单了,那会死的。

所以当听到送来的礼服是夏总的,她就决定了。

又等了一会,门外传来一个略微低沉又很有磁性的声音,“记者和其它人员都到齐了吗?”

“都到了,刘导说等您过去就可以开始。”

“嗯。”

来了!林婉感觉心脏砰砰砰地跳着,紧张得手心都汗**,内心自我建设一番后稳了稳住心神,仔细听外面的动静。门闷响一下,关上了,随后是越走越近的脚步声。紧接着是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我就看一眼,就看一眼就好……

原创文章,作者:难和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org/2025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