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妖:北云镇压司小说在线资源

小说:猎妖:北云镇压司

作者:枫羽岚

角色:楚行白苍

简介:【凡人流】【无系统】【异世界土著】主角杀伐果断,受不得委屈,不多逼逼,不当舔狗,不脑残
前路茫茫,我以一颗明心勘破迷雾,走出灵轮笼罩的天穹,踏往浮仙之外
与人争,与万物争,与降临者争
争破局之机缘
“我走的路,不一定每条都对,我做的选择,也不一定每次都正确,但我只求,问心无愧
”—楚行

评论专区

侠气逼人:看到11章,刁蛮的丫鬟,弱智的师傅,死了上百号人还不搬家的固定NPC,加上作者不合时宜的玩笑,学滚开也学不会……别夸,夸就一个毒草小白文奉上

电影风华:第一章都写不好后面可想而知,那么多破绽还看个屁啊,战场跟片场分不清这是有多蠢啊,龙套按月发工资的吗,还扣一个月工资。

奥比岛:一本小白本。名字起得如同日式魔幻小说。但内容却是又白又狗血。打着邪恶旗的插边文,怎么不合理怎么来。

猎妖:北云镇压司

《猎妖:北云镇压司》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黑衣人

思绪翻动间。

属乌龟的誉王方才悠悠道:“你亲历了当晚之事,心里可有看法?”

楚行迟疑了一下,略加思索后缓声道:“属下不敢妄言,但当晚有几个疑点,想告知誉王。”

誉王点点头,淡然道:“说吧。”

楚行回忆着当晚的点滴,坦言道:“兵变之初,见叛军入殿,大将军只是叹了口气,但却没有发怒甚至惊慌,属下斗胆猜测,此事,大将军早已知晓,或者说早有心理准备。”

“嗯。”誉王简单的嗯了一声,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接着说。”

“遵命。”楚行拱手,接着说道:“第二个疑点,大将军的亲兵,从兵变开始到兵变途中,都未曾出动过一兵一卒。”

楚行说完,低头视地,给了誉王一些思考的时间。

“嗯。”誉王点头,轻敲了下桌案,示意楚行继续。

“最后一个疑点,邢栋升放出谣言,如此诋毁誉王,可誉王却稳坐帐中,丝毫不为所动,属下不懂,请誉王为属下解惑。”

楚行硬着头皮的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小心的瞥了誉王一眼。

“有时候,直截了当,比绕弯子更管用。”白苍如是说。

既然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楚行潜入营中,并且知道他就是当晚当事人之一,这就说明这个誉王绝不是外界所传的那样无能。

能在重重包围下,赶在邢栋升之前接触楚行。

就足以证明他的手腕啊。

其实,稍微思考下就应该明白,誉王肯定不简单,否则云帝会让他随行?

这绝不是贬低楚行,这是事实。

白苍心里想道。

在楚行‘瑟瑟发抖’的等待中,誉王终于开口,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摇头道:“本王问你有什么疑点,你却讲成了问题。”誉王笑了笑,道:“罢了,念在你忠于朝廷的份上,本王为你答疑又有何不可。”

念在我忠于朝廷。

楚行默然,誉王果然是个聪明人。

“本王先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关于本王为何不做澄清。夏玄鹰已死,只要真相未现,营中总归会有所猜测,而矛头,无论如何都会指向本王,指向朝廷。因此,本王去做不做这个澄清,又有何意义。军心不比民心,真相,正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兵权在谁手上。”

比起誉王的解释,楚行更在意的是那一句,大将军已死。

“大将军,真的死了吗?”

誉王点头。

楚行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大将军这种人,没有死于战场,却亡于庙堂。

实在太讽刺了。

楚行收敛情绪,向誉王问道:“属下可以问问,大将军是怎么死的吗?”

“毒酒。”

誉王云淡风轻道。

“是他自己饮下。”

楚行嘴角抽搐,感到不可思议。

“为何?”

“自是有人逼他。”

楚行还欲再问,却被誉王摆手制止。

誉王起身:“你且先去屏风后待着,本王还有客要迎。”

楚行只能拱手应命,走向了屏风后面。

屏风后面只有一张床铺,便是誉王的休憩之处。

“有人求见。”

“让她进来吧。”

屏风外,传来了一问一答的声音,楚行赶紧扒在屏风前。

没多久,楚行就听见了黑绒布上传来的细微脚步声。

步伐轻盈,步距微小。

是个女人?

楚行略感诧异。

这军中几时来的女人?

一声“老师。”

证明了来人的身份。

老师?

楚行动容。

心中有了几分猜测。

屏风外,又响起了那道悦耳的女声。

“我父王之死,老师可否给我一个答案?”

果然啊。

楚行恍然,此女应该就是夏玄鹰的独女。

就在此时,楚行耳翼一动。

“背后有人。”

白苍冰冷念道。

白苍的提醒刚刚传来,楚行双腿就已经微曲。

他弯腰侧身,以手撑地,呼吸间一记扫堂腿从地毯上刮过。

可惜什么都没扫到。

好在看清了袭击之人。

转身时楚行的眼角余光便瞥见了那道飞速向后退去的身影。

一身黑衣!

两人并未接触到对方,便拉开了架势,可以说都是十足的小心。

楚行起身站稳,端详起对方的样貌。

这是一个中年人,一身黑衣,身形看上去消瘦修长,眼神阴鸷,一脸的胡茬。

皮肤苍白。

楚行在脑中道:“此人一看就不是军中之人,那股江湖来的腌臜之味太浓了。”

白苍念道:“擒住他再说。”

楚行没有回答,一步踏前,欺向那黑衣中年人。

楚行在军中磨砺已久,动作自然的大开大合,在他复活以后,身体素质得到强化,威势更大。

双手开合,犹如猛虎扑食,带着劲风呼面。

黑衣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但这丝情绪很快就被他抹平,他与楚行有过交手,清楚这个年轻人的斤两,心中有底。

他嘴角划过一缕沉着的微笑,双手十字交叉,准备用手腕架开楚行的一双手。

接着,便在劲风中迎来楚行的一双虎爪。

一声闷响!

黑衣中年人脸色一变,两人双手接触的一刹那,他就差点跪在地上。

这份力道,就像被马车撞了一下!

他不知道楚行为什么力气变得这么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轻敌了。

而轻敌,就意味着可能会死!

楚行双手手腕压着黑衣中年人,借着对方身躯下沉的势道,双手往下一滑。

啪!

两手犹如铁钳般,牢牢的抓住了黑衣中年人的两手手腕。

楚行眼中狞色闪过,手臂和背部的肌肉瞬间撑起,准备将手中之物捏成粉碎。

那黑衣中年人却也不是易于之辈,他轻轻跃起,双腿蹬在楚行身上,咔嚓一声,双手手腕脱臼,从楚行手中溜了出去。

楚行冷哼一声,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踢击,脚步往前一踏,伸手抓住了黑衣人的衣角,但那黑衣人在空中转过半圈,直接将衣服扯开。

两道寒芒闪过,楚行侧头躲闪,就这片刻,借着楚行躲避暗器的机会,黑衣人已经脱离了危险。

咔嚓,他用腋下夹着双手,把脱臼的手掰了回去。

两人之间隔了一张床。

楚行眼中闪过恍惚之色,感觉此人有点眼熟。

不是脸,这张脸楚行确定没有见过,他眼熟的是身形。

黑衣中年人看见了楚行的眼神,猜到楚行似乎想起了些什么。

但他没有开口的意思,两人都相当默契的没有发出什么大动静,看来是都不想惊动帐外之人。

“谋反?!”

此时外边传来一道惊呼,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楚行盯着黑衣中年人,耳朵却被外面的信息吸引着。

黑衣中年人暂时也没有动作,毕竟他很需要缓缓。

“外面之前说了什么?”楚行在脑中问道。

“夏玄鹰的女儿在向誉王求证,那个邢栋升为什么会杀夏玄鹰。

誉王说你也知晓镇南王此次主动请缨的原因,自然该知道这对邢栋升而言意味着什么。

因此,邢栋升必反。”

白苍念道。

楚行听完,耳朵一竖,对外面的谈话兴趣更浓。

只听夏玄鹰的女儿说道:“老师,吟月不解,父王手下的那些部将怎么会让大哥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又听誉王叹了口气,沉声道:“军中之事,与朝堂之事无异,这其中亦牵扯诸多利益纠葛,非三两句能说清。”

这件事看来比想象的还复杂。

楚行皱眉。

他走神了!

黑衣中年人眼神一亮,果断出手。

他甩出三枚银针,一道丝线附着在其中一根,悄然飘去。

楚行自然不可能走神,思考是真,但皱眉却是他故意做的。

无他,卖个破绽。

轻而易举的躲过三枚银针,楚行抬起拳头就准备呼过去。

眼中却见到黑衣中年人手指轻弹,一粒小铁粒从他的拳头旁飞过,楚行正觉诧异,眼神陡然一凛。

他看见了那根丝线。

但为时已晚,小铁粒的一头缠着丝线,飞过了楚行脖间,被弹力拉着往回一缠,眼见就要缠向楚行的脖子。

说时迟那时快,楚行反应迅速的用小臂穿过了丝线,但并没能阻止丝线的缠绕,楚行只能伸出另一只手再次减缓了一下丝线的轨迹,然后脑袋往后一仰,做出一个下腰的动作,将头放到了肩膀以下。

这一连串的动作,虽然躲过了抹脖子的风险,楚行的双手却被丝线缠在了一起。

耳中传来黑衣中年人跃起的声音,楚行双腿肌肉一撑,顺势往后翻出了一个后空翻。

楚行刚一站稳,黑衣中年人一掌便至,掌风扑面,楚行侧身躲过,那一掌竖劈顷刻改为横扫,楚行收起手臂堪堪挡住。

腰上却挨了一脚。

这是对着肾脏而来,好在这一脚仓促,并没有伤及内脏。

但也并不好受。

楚行闷哼一声,看来对方知道力气拼不过自己,所以用起了阴招。

呸!粗鄙的江湖武夫!

下贱!

就在这呼吸间,楚行身上又中了好几下。

但好在他皮糙肉厚,一套连招破不了防。

可火气却被打了出来。

楚行背部和手臂肌肉猛地涨起,还算宽松的衣袍,竟都被撑的鼓胀。

绷!

楚行双手上的丝线骤然绷紧。

这一幕让黑衣中年人心中一跳。

可是楚行没有崩断。

幸好,这玩意质量不错…

黑衣中年人心中松了口气。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一下,楚行真的动了杀心。

原创文章,作者:枫羽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org/20599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