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往事》秦钰七Fish.79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错乱往事)最新热门小说

很多朋友很喜欢《错乱往事》这部军事历史风格作品,它其实是Fish.79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错乱往事》内容概括:一位现代社会平平无奇,努力工作却一直被领导排挤的打工人,在一个破旧的出租屋内,被一位看似普通的老头带到了错乱的平行时空,展开了一段奇妙的神奇经历

书名:错乱往事

错乱往事

《错乱往事》精彩片段

第5章 展昭

展昭是包拯的亲信和护卫。在包拯领职律教院尚书之前他就已经跟随包拯多年。在那之前展昭一直在神州中原地带活动,从小习武,因为天生就拥有庞大的错乱之气被当地的一位隐居的老人看中。那老人养了几匹西域的汗血宝马,个个都有千里之能,但这个老人除了喜欢养马之外对错乱之气也大有研究,虽然他自己没有多少错乱之气,但他研究的理论已经大大超过了那些错乱之气研究者的认知范围,他的理论甚至被他的朋友们说是谬论。直到展昭的出现,让他一下看到了理论变为现实的可能。

展昭在他的指点下对错乱之气的运用变得炉火纯青,有些强大的招式也是基于他那些在常人看来根本不可能的理论指导下完成的。展昭家人都因为瘟疫而早早去世,他投靠他的师父并一直把师父当亲生父亲一样侍奉,这样的日子不久就被一帮偷马的盗贼打破。

这一伙人趁着展昭出门的功夫准备将那几匹马盗走,老人听到动静从屋内出来正和盗贼撞个正着,那盗贼满脸横肉,身宽体胖,提着一把大刀就朝老人头上砍来。老人顿时调动全部的错乱之气将自身向后平移躲开了砍杀,盗贼这才知道这个老头有着错乱之气,他也不敢大意,调动起体内的错乱之气又砍了过去,盗贼力量大增,肥硕的手臂上骤然肌肉成群,青筋暴起,眼看手起刀落,老人被劈成两半。

霞光在西山渐渐抬起了头,展昭骑着马回到家中,看到房前师父尸体的惨状他悲痛大哭,心中怒火无限膨胀。他忍着悲痛将师父葬在了屋后不远处的小山头,用师傅给他的一把家传横刀在一块平整的石头上刻下碑文:西山隐士孙阳之墓。展昭立好墓碑在碑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弟子必为师父报仇雪恨!”说完又磕了三个响头,忍着悲痛跨上马朝镇上去了。

在镇上的马市,这里人声鼎沸骏马嘶鸣,展昭骑着马在狭长的过道上慢慢走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人无不称赞他那坐骑的健壮美丽。展昭哪有心思享受路人的夸赞,他犀利的目光带有杀气的从马市上的每一匹马上扫过,企图找到师父养的几匹宝马。不远处的一个围栏里几个大汉在吆喝着:“新进的西域宝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围栏外的人很多,他们都被那几匹汗血宝马吸引住,争相加价的想要买下那几匹宝马,那几个大汉一个收着钱另外几个在马群里牵出路人点名要的那匹马,收钱的那个大汉肥胖油腻,一脸奸佞。展昭一眼便认出了那几匹马是师父日夜精心照顾的。

他骑马走到那大汉前问道:“这些马是从哪来的?”

那大汉斜视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的展昭说道:“是今年刚从西域新进的马,客官看上哪匹了,价格好商量。”

展昭二话没说从马上腾空而起一脚将那大汉踢翻在地说道:”好你个偷马贼,偷我师父的宝马还杀我师父,今天我就取你性命!”话音刚落,磅礴的错乱之气凝聚到展昭的手掌上,周围的空气瞬间稀薄了起来,挥动的手臂带起一股强劲的风让围栏里的马匹惊慌的嘶鸣起来,没等那大汉爬起来他一巴掌拍在那大汉的头上,那大汉瞬间没了气息。展昭站起身浓重的杀气从他冷峻的眼神中射出,那几个大汉的同伙见他们的头儿被展昭一巴掌就拍死在地吓得慌不择路,推开围观的百姓屁滚尿流的四散逃跑了。

展昭牵着那几匹马来到西山,每一匹他都轻轻抚摸了一阵,然后就将他们放归山林。住在西山的一些人家常常能听到山中马的嘶鸣。在那之后展昭离开故乡去了开封城,某天的下午,正在酒馆吃饭的包拯见一人走入,只见那人二十来岁,身材健壮,器宇轩昂,一副英雄气。包拯起身端酒邀请他同桌饮酒叙事。两人互通姓名,你来我往推杯换盏相谈甚欢。自此展昭便开始追随包拯,直到现在成为律教院影部首席。

从议事堂出来的当天晚上,展昭就对秦钰七做了内乱之气体量的测试。如果说展昭的错乱之气体量是大海,那秦钰七的体量就是宇宙,在检视他的体量时,展昭根本摸不到他体量的边界,似乎是无穷无尽的。这样的发现让展昭又惊又喜,这样的庞大的体量他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但对于现在的秦钰七来说他能使用的却是微乎其微的。检视完之后他对秦钰七说:“真的是个旷世奇才,我必定将毕生所知统统传授与你。”

“你的身体有什么感觉吗?”展昭问道。

“感觉比以前更加畅通了,脑子也十分清醒,感觉有用不完的精力。”

展昭点了点头说道:“错乱之气的唤醒让你的身体几乎得到了重塑,但你想要你控制它要通过刻苦的努力。”秦钰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展昭又说道:“因为你体量过于庞大,一般的修炼方式不足以开发你身体内的错乱之气,所以我给你本书。”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本泛黄的旧书,说道:“这本秘籍天下只此一本,与常见的修炼方法完全不同特别适合体量大的人来进行修炼,有事半功倍之效。”说着把那本封面是牛皮质地的书递给秦钰七,封面没有书名,放在任何地方都显得那么不起眼,秦钰七随意翻看着,展昭说道:“这本书是我的师父传给我的。现在我传给你,希望你好好参悟其中的内容。”秦钰七郑重的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师傅。

伴月灯亮了起来,夜市上的彩灯也亮了起来,帝都的百姓又进入到夜生活的节奏中。秦钰七和夏侯思奇已经到了夜市去闲逛了。展昭说不急着开始,先体验一下我们世界的生活。他笑着说的,给人非常亲切的感觉。他们走后,展昭到了尚书府去拜见包拯。

包拯问道:“那个叫秦钰七的年轻人怎么样?”

“凭我对他体内错乱之气的检查,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的错乱之气体量巨大,展某一时无法全部查看,但能查到地方展某仔细查验过,十分干净。”

“比你的还要大?”

“展某与他相比,确实是浮游比鲲鹏,滴水比汪洋。”

包拯皱紧眉头,考虑了一会说道:“一定要对他好生引导,切不可让他产生任何邪念,此人若是心向善,对我神州是大有裨益,若心有邪念,后患无穷。”

“是!”展昭斩钉截铁的说道。

展昭明白包拯的顾虑,他自身就有着庞大的错乱之气,不受保护的错乱之气一遇到邪念之物便会使拥有者心智迷失,胡乱屠戮。就像清水中倒入墨汁,瞬间就被污染。这也是他和夏侯思奇讲过的,趁现在秦钰七刚激发错乱之力还无法驾驭,如遇有变就击晕带回律教院。

包拯又说道:“你那边的案子处理的怎么样了?”

包拯说的是半个月前发生在奉天城的惨案,奉天太守府邸被不明身份的人用强大的错乱之力轰击,府邸大半被夷为平地,府内上下二百多人在轰击中死亡。

展昭答道:“我们在现场侦查之后发现,府内有些人在轰击之前就已经死了,全部死于枪杀。而且在轰击后,地上明显有翻找的痕迹,那些人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

“找东西?”包拯自言自语疑问道。什么东西让那些人不惜把奉天府邸轰平也要找到呢。包拯思考着。

“这伙人的身份能查到吗?”包拯又问。

“这么恐怖的威力,神州没有哪个民间组织拥有。”展昭忽然想到什么说道:“会不会是外域的人干的?”

“何出此言。”

“展某曾在一本书上读到过,外域人有很地方善用枪炮,这样大的杀伤就算是展某也未必打得出,我猜或许是某种火炮轰击才酿成此案。”

“那现场错乱之气的痕迹如何解释。”包拯追问道。

“应该是提前将错乱之气注入到了弹丸之中,普通的炮弹是无法打出这样的威力的。”

包拯略微点头,说道:“这么大的案子,需由你们影部全权负责,有线索及时向我汇报。”

“是!”展昭说道。

夜幕降临,博雅街上的人逐渐密集起来,商贩们一个紧挨一个的摆开摊位,凤凰城还专门在博雅街上摆上了桌椅板凳供百姓休息和进食所用。秦钰七和夏侯思奇正坐在一张桌子前吃着刚买的粉,秦钰七虽然是头一次吃,但给他的感觉和曾经那个世界的粉没有什么不同,夏侯思奇反而吃得很香,这一将是她第三碗了。

“这个天府城的粉太好吃了。”夏侯思奇边吃边说道。

“还不错。”秦钰七夹起一缕粉“呲溜”吸进嘴里慢吞吞的嚼着,这个粉的硬度让他想起了他在出租屋内点的螺蛳粉,还因为太臭被路过的邻居抱怨,当时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算尝尝当地的特色,但他实在没那个福气,最后勉强吃了一口就扔掉了。好在这个天府粉是香的,如果也是臭的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吃的。

夏侯思奇正狼吞虎咽的吃着,她说上个月就想吃了结果因为一些事情没吃到,这次有机会要狠狠补回来。秦钰七笑着看她吃粉,想起来那个巷子尽头那个大爷家养的一只脏兮兮的小白狗,吃饭的样子和夏侯思奇有几分神似,想到这他不禁笑出了声。

夏侯思奇停下手里的筷子问道:“你笑什么?”

他肯定不能把真实的想法告诉他,那样的话估计整条博雅街都能听到他的惨叫,于是他说道:“我就是为我体内的错乱之气感到高兴,没想到展首席都夸我是旷世奇才。”说完他挺起了胸脯很骄傲的样子。

夏侯思奇也说:“是啊,我以为展首席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你小子竟然比展首席还要强。”说完她觉得不准确又补充道:“我说的是错乱之力的体量。”说完接着低头吃起粉来。

“是啊,在运用方面我还是个菜鸡。”秦钰七喝了一口椰汁。

“菜鸡?是什么意思?是那个世界的话吧。”夏侯思奇一边吸着粉一边含糊不清的说。

“哈哈哈,是啊,意思是非常弱的意思。”秦钰七才反应过来。

博雅街的夜市逐渐达到了**,万人空巷其中不乏外域的面孔。秦钰七打量着街市上来来往往的百姓,走过他身边的十个人里有四个是外国人,他感叹这个世界当权者的开明。秦钰七正看着,两个外域人从他身边走过,他打量着那两个外域人,白色的锦绣长袍,白色的裤子,白色的马靴,腰带上是漂亮的刺绣花纹显得十分富贵。当他正猜想这两个可能在帝都做生意的有钱人时他的眼睛看到那两人的黑色护腕上有有些突兀的红色,虽然很不起眼但是他还是看的清楚,他确定那是血迹,再看那两人的脸,其中的一个脸上有一道不明显的疤痕。就在秦钰七看向那人的脸时,那个外域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斜视与秦钰七对视了一下,下一秒那人狡诈的笑了一下露出几个发黑的牙。

秦钰七转过头对吃完粉的夏侯思奇说道:“我觉得那两个外域人很可疑。”

“哪两个。”夏侯思奇声音也习惯性的压低了。

“我身后两个穿白色长袍的。”夏侯思奇假装喝汤拿起碗朝他身后看去。

“有一个人的护腕上有血迹。”秦钰七说的更小声了。

夏侯思奇瞬间谨慎起来,眼神也变得冷酷了许多,跟秦钰七说道:“跟过去,看看那两人去哪。”秦钰七二人立刻从座位上起来混进了人流中。

原创文章,作者:Fish.79,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org/26119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